• 对不起,雨师。未能及时响应你的号召,去打一场图林保卫战

    未去打保卫战,只是因为,铁冰兄打的是“逻辑”战。以前曾耳闻辩论高手心得,当你无法挑出对方言论的漏洞时,就可以祭出绝招:“你的逻辑有问题”,必能一招致敌于死地而无声。再高明的文字,尤其是非公式化的语言,总能找到“逻辑”问题。也就是所谓的“言多必失”。所以,再多的辩论也只是口水。

    未去打保卫战,只是因为,我不知道要保卫谁?保卫的目的是什么?对于定理四或"定理死",我的立场早已鲜明,那就是无条件地绝对地顶!我从来没有试图去证明,因为那早已在实践中不证自明——弱势的图书馆相对更弱势的读者而言仍是大爷。如果要去证明,只能证明这定理还未得到图书馆员的认同而已,对读者而言,本身根本就不是问题。如果真要让我去打图林保卫战的话,我很可能既不是共军,也不是国军,而是地地道道貌岸然的伪军!

    未去打保卫战,只是因为,铁冰兄的铁和冰,打的不是地方,还自以为打中了图书馆学的“七寸”。殊不知,定理四本身就是用来打击图书馆学"七寸"的烧火棍。窝里相斗,乐坏了被打之人。要说骂声,铁冰兄可能不知道五月的“泼妇”骂得更毒、更甚,图林也没有什么大的吭声。其实图林只是一小撮,一小撮最热心的图书馆人,为着心中的理想而孤独前行。骂声的解读只是“爱我图林”的心声。

    对不起,雨师。图林有风声,有雨声,就是没有什么战争。

    更何况我还是伪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