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以前闲得蛋疼时,也还做过各学科的外文文献的引用统计。在模糊的印象中,图情论文对外文的引用也是不少的。一般来讲,对外文的引用,说明作者是了解国外同行研究现状的,或者至少证明研究者还是认识外文的。

    如果一项专门跟踪国外的研究,或者比较前沿的研究,通篇没有几篇外文文献打底的话,其研究的可信度是值得怀疑的。

    如果一项专门研究西方文化领域中的重要话题,通篇所引用的只是几篇国内译本文献,其研究的前沿程度也是值得怀疑的。

    但另一方面,如果研究本土化领域的问题,是面向国内实践的,但通篇引用的还只是国外文献,没有几篇国内的,搞得好象国内从无此类研究似的,其研究的动机也同样是值得怀疑的。

    至少在图情领域,有些国内文献明明是可以引用的,为什么还要舍近求远,不远万里,引用国外的涅?兔子尾巴是不长,但只要够机灵就能生存,说不定还有很好的前途。但干吗一定要挟洋自重,装作大尾巴狼呢?

     

     (注:以上三篇,仿“泼妇”风格而作,无他,只为忘却的纪念,聊寄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