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完这个图书馆,

    你肯定会说:晕! 

    点此浏览全景演示

  • 二、可望不可及的图书馆环境

    年轻人一旦成为图书馆员,无论是走投无路、被逼无奈,还是你情我愿,无怨无悔,心里却早已明白,从此与升官和发财,绝了缘,断了份。

    看到过不少成功人士掏大把大把银子捐赠给图书馆的,却未曾耳闻有图书馆员掏大把大把银子回报社会的。非图书馆员无爱心,实乃收入菲薄,有心无力。看到过不少社会名人俊杰,出身图书馆,扬名立万,近有小许(良杰)和小李(彦宏),远有老毛(泽东)和老李(大钊),可惜借以扬名立万的招数,都不是图书馆的核心竞争力,且有悖图书馆常理。现在的年轻图书馆员啊,根本无从学起。

    要想拯救图书馆员的灵魂,就要考察图书馆员的内心;要想了解图书馆员的内心,首先清楚影响之因。图书馆员作为活生生的个体,其内心,既受制于自我的认知,也牵涉于社会的弹评。最为直接的且影响深远的:所能接触到的与互动的周边人群,还有那图书馆精神。

    戒网瘾戒毒瘾,盛行一群群。拯救图书馆员的灵魂,也同此理:需要志同道合者一群群。一起努力,共同进步,相互扶持,结伴而行。这就需要一个宽松、愉悦、积极向上图书馆环境,在平凡而有益的图书馆服务中实现个人价值,安置图书馆员永不安份的魂。

    以钱为纲的年代,追求那份安魂的心境,犹如升官和发财,可望不可及。好在有那图书馆核心价值,犹如一面大旗,逆风招展,为咱们年轻图书馆员,招魂。明白,辛苦服务、清贫生活,是在为谁而献身。

     

     

    年轻图书馆员,

    残存着折腾的劲,

    犹如夜空的星星,

    为了照亮漆黑,

    不惜点燃自己,

    只为那瞬间的光明。

     

     


     

     

     

  • 详情请点击http://blog.sina.com.cn/u/4bcafb90010007vx
  • 雁城琐忆(二):参观图书馆

     

    超平老师曾说过老槐有一习惯,每到一地,势必去看看当地的图书馆情况。到了衡阳,与老槐同居一室,果然印证此“恶习”。29日中午利用听课的间隙,向刘忠平馆长讨要了附近的几家图书馆的地址。刘馆长简要介绍了几家图书馆的情况,并主动要求作向导、派车前往,均被老槐婉言谢绝。无奈,刘馆长怕我们找不到图书馆,就重点讲了图书馆附近的一些标志性建筑,比如电影院、市府、文化局什么的。反正老槐打的前去,多我一人不多,就跟着一块儿去瞧瞧。

     

    首先去的是珠晖区图书馆,正中午到该馆。在二楼找到一间挂着白底黑字“图书馆”的办公室。办公室的门是开着的,边上有一间较大的房间,几个小女孩正在翻跟头(后来知道,这原来是阅览室,大概有50来平方,现用作儿童艺术培训的练功房)。敲开门,说明来意后,负责人连说“不好意思”,给我们倒水喝,还说“不好意思见娘家人了”。

    这个与其说是图书馆,还不如说是图书室。在一间二十来平方的办公室的四周,有几排书架。书架的上的书大都已呈灰黄,也有一些工具书,信手翻了翻,大都是80年代及之前出版的。细心的老槐发现这里的图书分类还是做得很细的。在办公桌的边上有一个1米见宽的书架上有一些很新的书籍。听介绍说,自94年评估之后,再未有经费购书;这些新书是“送书下乡”进来的,附近乡镇也偶有人前来借阅。图书馆有2个人的编制,快到退休年龄,上边也没有进人计划,好象任其自生自灭。老槐在博客里讲的“人在阵地在”大概系由此出吧。

    从交谈中,感觉到图书馆很无奈。该馆据说曾经是湖南省第一个城区图书馆,93年为了评估上等级,当时文化局局长狠下决心,投入了大概5万元(具体我记不清了),当时的影响还是蛮大的。但随着评估上级、局长离任后,就再没有经费投入了。为了生存,只好“以文养文”,搞培训进行创收了。

           临走时,老槐在背囊中使劲找“名片”,未果。向我解释说,名片落在长沙没带来,本来想给对方一张名片,至少让对方知道也有学者在关注他们的现状。。。。

     

           找衡南县图书馆时略费周折。出租车把我们载到图书馆的在的**路后,由于在修路,就把我们放下,说图书馆就在后面。我信步走过去,却发现是一家新华书店。不得已向路边上行人打听,不知所踪。后来向一家酒店门口的迎宾小姐咨询,她指向新华书店,肯定地说“那边就是”。我们感觉此行有点像专门来印证此前王子舟李国新等老师的实地调查的真实性似的。后来改变策略,先问电影院在哪儿,这下有人知道了。走到电影院的弄堂口,放眼看去,还是没踪影。向电影院商店的人打听,知道图书馆在围墙的另一侧,从外面边上绕一大圈就到了。

           图书馆有些破落,不过牌子还是挺大的,坐落在居民区内.图书馆门口挂着“周六周日不休息”的牌子,不由暗暗叫好。不过我们到达时是2点左右的光景,图书馆还未开门。从窗口向内窥视一下,大致可以看到阅览桌、报纸等,桌子还是蛮干净的。紧挨图书馆连在一起的是居民住房,彩旗飘飘,偶有油烟味飘过。在楼上是文化局等什么部门,其中有一间办公室挂着“创收办”的牌子,我建议老槐拍下来。在下楼梯时,偶有少年背着画夹向楼上跑。老槐问了一下:“小朋友,你知道图书馆什么时间开门吗?”那少年茫然摇头说“不知道”。估计是过图书馆门而不入的。。。

           后来还得知,该馆正在另一地盖新馆,只是只盖了一层,由于没有资金,就停在哪儿了。。。

     

    由于正值暑假,少儿馆调整了开放时间,周末闭馆。在少儿馆的楼上是一家幼儿园,上书“图书馆**幼儿园”。由于四周无人,无处打听这幼儿园与图书馆的关系是怎样的。在幼儿园墙上文字介绍中似乎有“图书资源优势”字样,还有家长可以免费借书的便利。程先生曾写过《图书馆大酒店》一文,让图林人震惊不已。不知道这个图书馆幼儿园是否可以与之PK一下?今天上网以“图书馆幼儿园”为关键字搜了一下,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