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详见http://blog.sina.com.cn/u/4bcafb90010008dr
  •       主题:From 游园1.0 TO 游园2.0

          时间:历二OO七年四月一日,历丁亥二月十四,晚上

          地点:洞房

    [话外音]: 有一个人,图林人,游园惊梦,博客很著名,但真实姓名,向来讳莫如深.今天,特意选择今天,一条个华丽的分割线,助他梦想成真: 从游园1.0的形单影只,到游园2.0的成双捉对!

    [音乐起,灯光照]:天气无厘头的很,本来一热似一,今天一却突然降了温,凉得很。但洞房内,披着小马甲的游园小兄弟,却不断的来回踱步,抓耳搔腮,光光的脑门and全身,都是 汗。。。

    [特写镜头1]从来都只是祼奔思想的游园小兄弟,此时此刻,面对艳若天仙的新娘,脸红耳赤,口中念念有词,突然青筋暴起,大喊一声:“与其让别人说,不如自己先脱!”(引用出处:Y枝原话,老槐改半字)。

    [特写镜头2][镜头一闪而过]三下五除二,游园小兄弟脱了一百O八件马甲,露出健美的琵琶骨,突奔至新娘跟前。

    [特写镜头3]游园向新娘,深深一揖,摇头晃脑,弹琵琶骨,唱《唐风·绸缪》:

       “绸缪束薪,三星在天;今夕何夕,见此良人。绸缪束刍,三星在隅;今夕何夕,见此邂逅。绸缪束楚,三星在户;今夕何夕,见此粲者。子兮子兮,如此粲者何?”

    [镜头同时不断分切至游园家的电脑屏幕前,开始同步古译今]

       午夜了,

       我这爱人真好呀。

       下半夜了,

       我这爱人真聪明呀。

       天快明了,

       我这爱人真漂亮呀。

       如此这般赞赏了一夜,可怜的游园小兄弟,还不知怎么办才好。

     

       兄弟们,游园遇到新难题了,快来Help他一下吧!

        

     

     

    注:《唐风·绸缪》的引用与翻译,来自才女&诗人云老师的大力推荐和帮助,特此鸣谢!

     

     

  • 2.0狂老K在Ning上又开辟出了一个聊天区域.图林中人在工作歇息的时候,可以前往一吐为快啊....

    尤其是准备前往厦大聚会的博友看友,更要前去看了究竟了,谁让她是Lib2.07官方网站的二房呢...

    注:Ning网站第一次上去有点慢,第二次去就感到快了,简称快口(此处省去一字)...谁让她叫2.0呢...嘻嘻...

    快快去http://cnlib20.ning.com/有个叫Geese的区域就是了......

    预祝您聊得愉快,可别忘了上班啊....

  • 春天来了2007-03-28

    Tag:豫阳 善搞

    豫阳来了

     

     

  • Y枝有多少鸟2007-03-26

    Tag:善搞 Y枝
    Y枝有多少鸟?详见: http://blog.sina.com.cn/u/4bcafb900100088f
  •       这个世界变化的真是快,上次在某小区看到“盗贼不除尽”的标语,俺心底直翻冷气,这“除尽”两字,也太狠了一点吧?

          昨日与小毛头去动物园,回来候车时看到了这么牛的标语: 

     

          看样子,俺也要与时俱进一下,学一句,欢迎您来“贵”博小憩

  • 正如槐师所言,K师的“九评”Library2.0系列,是注定要写入中国图书馆学史的。但正如我并不完全认同书骨精在图书情报期刊2.0中列举《三联生活周刊》之商业期刊的2.0做法来激励图书情报期刊去2.0那样,我也并不完全认同K师“九评”之一的如果亚马逊接管图书馆……的思想实验。(一下子得罪俩大腕,不好,这下俺玩完了)

    K师举亚马逊来做思想实验,大概是因为亚马逊也是玩(经营)图书的,与图书馆玩(管理)图书有点相像的缘故吧。而且确实,亚马逊的许多做法,图书馆界似乎也可以完全照搬照抄过来应用一下的,如读者书评什么的。

    但是,我们切不可忘记了,亚马逊在玩图书的背后,是资本的冲动,商业化的驱动使然。遥想亚马逊当年成立后近10年,业务是越做越大,但年年都是亏损样,放在传统经济活动中,早就玩完了。但令人惊奇不已的是,它的股票却一直坚挺坚挺的,完全违背了传统经济规律,从而被誉为Web经济时代的神话。

    亚马逊之所能够生存并迅速壮大起来,且现已赢利,自然可以归结于资本的商业化驱动。而这种商业化的力量,迫使亚马逊时时正视用户的需求,刻刻以用户的需求为出发点,让用户anywhereanytime处处体验到High。因此,从根本上来讲,也正是用户驱动着亚马逊发展。否则,多年来的亏损,早就令其崩溃了。

    图书馆,一般而言,是由国家财政拨款或基金支持下的一种非盈利机构,按国内切口来讲,是做图书事业的“事业单位”。而这种事业单位的建制,迫使图书馆先天性缺乏资本的冲动,也就无法象亚马逊那样有动力和压力,持续不断地关注用户的需求,持续不断地挖掘用户的需求,持续不断地满足用户的需求从而换取资本市场的走红。

    如果亚马逊真的接管图书馆,肯定会出现如K师所言的大不一样的前景,但此时的图书馆不再彼时的图书馆,或者说至多是“亚马逊式”的图书馆——这个图书馆成为亚马逊庞大的商业帝国麾下的一个附属部分,也必然是受商业化驱动的,也就不可能完全履行图书馆的使命。当然“亚马逊式”的图书馆可以还是免费的、平等的,如果这样做更符合资本的冲动的话,否则股东不答应,市场不答应,亚马逊就不是亚马逊了,玩不下去了

  • 倒春寒2007-03-16

    Tag:

     

     

  • 详情请点击http://blog.sina.com.cn/u/4bcafb90010007vx
  • 三、“图书馆员永远都是可敬可爱的”

     “用户永远都是正确的”,众多讨论,给俺的直观印象就是,“咋的?图书馆员难道就不正确了?”,因此即使赞成斋主的理念,也都是非常正确地、有条件地、加以限制地接受。而能像俺一样旗帜鲜明表示无条件地极其拥护的,直接上升到“真理”层次的,是绝对少数,自然也是很异类的,也许是很多人所不屑的(“伲Y,万二先生,捧臭脚捧的太厉害了!”)。

    也许是我们受老马的教育太深,在判断事物时总习惯使用辩证法,一分为二(两课老师应该感到很欣慰了),先对立起来,然后再统一,但因为是对立,所以当要统一的时候,为了表述的“科学性”,总要加上很多条件来加以限制,然后感觉真理在手了(两课老师应该知道为什么不受欢迎的原因了)

    也许是俺的接触有限,俺在利用学校图书馆的过程中,俺所看到的都是兢兢业业的馆员与和和气气的用户,最近几年来更没有看到用户与馆员吵架的案例。特别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俺逾期还书时(有时是一天,有时是三四天),馆员也不再罚俺款了,俺心下极其自责,暗省以后可要注意了(虽然以后偶尔仍会逾期),同时又觉得馆员真是太可敬可爱了(可敬对年纪比俺大的,可爱对年纪比俺小的),与俺等用户是站在同一战壕里的,是“穿同一条裤子的”,从来没有感觉到馆员与俺等用户是对立的。

    而且,即使是俺的需求没有得到满足,就像前文QQ扯淡中谈及的情况,虽然对于图书馆俺有一些腹议,“你明显有俺要的东东,俺咋就可望不可及呢?”,但俺对直接接待的馆员没有一丁点儿的责怪的意思,因为他们一个个的,态度是极其的好,在他们自己的岗位上,也很专业,已竭其所能了,是“正确的”,俺还能有什么“无理”要求?只是有点胸闷而已。

    所以,俺第一眼看到“用户永远都是正确的”这一论断时,俺的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非常合理的“比较级”的表述,就是馆员是正确的,用户也是正确的,但用户的需求还没满足,这时馆员的“正确”必须让位于用户的“正确”,这样馆员才有压力或动力去在他自己的岗位之外想方设法满足用户的“正确”需求,因为,馆员——“我代表图书馆”,而不只仅仅是他自己的具体岗位。其实,也只有这样,图书馆才能让用户真正感觉到“天堂的模样”,图书馆员才能让用户真正感觉到是可敬可爱的“书骨精”!

    反过来讲,如果俺们用户都认为“图书馆员永远都是可敬可爱的”,当然实际上是用户在利用图书馆过程中对馆员的一种内心期待,难道俺们就自认为俺们用户自己就“不可敬不可爱”了吗?

    所以,如果万二代表用户说,“图书馆员永远都是可敬可爱的”,作为图书馆员的您,觉得有必要加一些限定条件吗?

     

     

     

     

     

     

     

  • 图林来了年轻人,

    新来的年轻人。

    圈内过来人,

    语重心长:

    年轻人,进入这个圈,

    是你的不幸,因为她的代名词叫弱势人群!

    圈外明白人,

    痛心疾首:

    年轻人,快离开这个圈吧,

    再呆下去,弱者马上就会成为你的大名!

    图书馆学

    虽然也有奥妙无比的智慧,

    图书馆员

    虽然也有无可替代的技能.

    然而

    在这一刻,

    原本飘渺的

    年轻人,

    被圈外人,

     羞得没了信心

    被圈内人,

        说得死了雄心

    觉醒者,

    拂袖离去,

    渐渐成了

    圈外明白人。

    徘徊者,

    自甘沉沦,

    慢慢成了

    圈内过来人。

    于是,

    又来教导

    图林,

    新来的年轻人。

    这种轮回,周而又复始;

    这种Loop,一轮又一轮。

    直到有一天,

    Web打破了这一平衡,

    历史记载,

    那是在过了2000

    《大图学报》办起了“读者林”

    历史又记载,

    那一年,渗透图林

    Web他弟Web2.0。

    图林博客,博客图林

    借助“六度”,

    寄托图林心灵。

    图林网络,网络图林,

    借助“长尾”,

    凝聚起精气神。

    图林,图林,

    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你、俺皆可成战神!

    年轻人,

    一不小心

    跌入网络图林,

    窥到博客图林。

    大呼过瘾,

    过瘾!

    贪婪着新鲜空气,

    重拾起事业雄心!

    从此

    年轻人有了朝气,成了图林人;

    从此,

    年轻人有了冲劲,反哺图林人。

    你啊,俺啊,

    邀请更多的年轻人,

    参与建设网络图林。

    你啊,俺啊,

    吸引更多的年轻人,

    共同建设博客图林。

    俺们啊,

    再也不是那弱势人群!

    俺们啊,立志

    要把那图林好好折腾!

  • 嘿嘿嘿,

    嘻嘻嘻,

    哈哈哈,

    嘎嘎嘎!

  •     豫阳,大侠,飞侠,大飞侠,与论剑、智障、柯湘,一问等等齐名的图林第一代大侠,想当年俺在学网学潜水时,常见他们高谈阔论,口吐莲花,那个真是叫快意人生,网络图林,常常令人拍案叫绝!

        后来,论剑、智障、柯湘纷纷博客去了,立马成了当今图林博客中的风云人物。前些日子,一问也博起来了,立马迎来关注和掌声一片。

        唯有豫阳大侠似乎销声匿迹,难觅踪影,常令江湖人士扼腕。后来在一网上看到豫大侠足迹,但由于一网人气较弱,动静不太大。偶有冒泡之时,便有惊人之作。俺记得趁兴写一个看客在525贴在学网时,便有豫大侠应和之杰作,读来令人如临其境,难辨真伪,堪称高手,高高手!

        俺一直有个小小心愿,想看看这些大侠的真身,睹睹其风采,沾沾仙风。比如蓝天白云、书韵佳人、竹帛斋主、平凡博客等与会,俺便采用贴身紧逼之法,不管他们愿不愿意,想方设法与他们套近乎,粘在一起,与Y枝更是同居一室,形影不离。

        不料,竟然不知此次第一代大侠豫阳大侠莅临与会!恕俺眼镜的圈数还不够多,未能识破马夹,还是与传说中的大飞侠失之交臂!遗憾呐遗憾!终生抱憾呐!

        今日回想起来,31日中午前后可能与大侠过过几招(??),只是俺当时心里有事,想着怎样把上午讨论的总结汇报好,可能有所怠慢了,请恕罪则个。。。

        反正已“得罪”,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再“得罪”一把,把豫大侠的妙文一并转来,贴在此处,立此存照!

       以下为豫阳大侠在一网上的贴子,俺一并挪了过来。

    [后来想想,还是只做个链接比较好,就改了]

    武夷杂记之一

    武夷杂记之二

    武夷杂记之三

  •  

    槐师批评俺博文写的太少,严重同意。只是,原因有三:

    一是,您想,Y枝霸着俺的电脑不放,俺打又打不过他(他比俺更彪悍),考虑到社会和谐问题,俺只好一让再让,忍气吞声。可是Y枝写起博来,可不象蜘蛛吐丝,一段一段的,而是象庐山瀑布,直下三千丈,一泻千里,永不停止,俺只有干着急的份。

    二是,俺们住在三号楼,一个对博客来讲,最为残酷的事情,就是不能上网!!而二号楼是可以的。俺们在二号楼底下测试了一下,竟可以无线上网。所以决定,今天晚上写几段,明天一早就去站到阳台低下,发贴子。

    三是,昨天会议结束后,本来想马上写博,却竟然又遇到一个对博客来讲,最最为残酷的事情,就是电脑系统崩溃!!!无奈,打电话求援,最终解决了部分问题,至少可以勉强写稿了。想静下心来写写感想,却接到大才子加笔竿子卓老师的电话急召,告知话题入选,让俺做做准备工作。于是只好暂时搁一搁了。

  • 炮声隆隆,

    遍体鳞伤,

    体无完肤。

    从论点到论据,

    从论据到论证,

    从论证方式到论证结果,

    砖头、瓦块,

    现场的,

    网上的,

    象雪片一样

    飞来,

    砸来,

    不断飞来,

    还不断砸来。

    同志们,

    为了图书馆理念的创新发展,

    为了图书馆事业的繁荣发展,

    请向俺们开炮!

    让俺们

    在炮火中

    不断成长,成长,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