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为了坚决贯彻槐师所提出的“2”文化中的“FB”精神,值全国数图人集聚上海之际,拟于12月19日(周五)白天(+晚上?)搞一个博友/Q友的聊天FB聚会。

    具体的时间地点待定,视参加人员再定。

    有意参加FB会的各位博友Q友,请事先安排好行程(建议驻会童鞋到时搬到市区住宿), 抽空出席。

    现铁定参加的人员有:Keven, 雨僧,老槐, Sogg,zhx,newhighway,shuang,badboy,敌敌畏,波,青一,西北图客,.........

    请有意参加人员,及时报名(留下手机号,姓名或博名),以便通知行程。

    =================================

    UPDATE:碰头时间、地点

    时间:周五上午10:00,

    地点:上图老K的踞点(湖南路和永福路路口)

    暗号:问:天王盖地虎?答:我来镇上图 

    ================================= 

    联络人:万二,手机:************,QQ:********

              在交大参会的博友/Q友,可与Sogg联系(Sogg的手机不慎遗失,mo'ai三秒)

     

  • 不写博,好久了鸟。

    是忙的缘故吗?

    不是。再忙也未忙出个什么鸟出来。

    是无事可写吗?

    不是。似乎有很多事想与大家分享。

    可是为什么不写呢?

    ……

    为什么不写了?回答呀!

    靠,你傻啊!放眼图林,这么多的名博都休眠或关张了鸟。不写博,是名博的姿态么。

     

  • 如题

    http://dqdx.blogbus.com/files/12252431120.txt

    感谢Sogg同学的投递 

     

     

  • 图林大地震2008-10-24

    惊闻老槐关博

    无语

    ………… 

     

     

    屏幕已模糊

     

  • 按:昨天下午(10月10日)得一机会去参加上图每月一次的“饭团”活动,我在会上秀了几个PPT,其中一个是上午我临时加进去的,结果秀出来时遭到了以L等人为首的饭友的一顿"痛扁"。现把此片搁在此处,以志纪念并继续接受网友们的"痛扁"。。。。 

     


     

     

     

  • TEST - [义卖]2008-09-12

    Tag:义卖 帽子
    网上汇款免手续费, 收货满意后卖家才能拿钱,货款都安全
  •  

     

     
     

     

     

     
     

     

    更多图片请见: http://keven.yupoo.com/

     

  • 《十二怒汉》 - [闲言]2008-09-04

    Tag:电影

    一部电影,一打男人。一旦开始,无法停止。

     

     

  • 大旗底下 - [扯淡]2008-09-01


    ============================================= 
    =============================================
  • 黄世仁又来了 - [通知]2008-08-30

    Tag:词条

    请写完<<图情......>>词条的,尽快将词条发给daqidixia@gmail.com;

    没有写完的也请来信说明一下.谢谢. 

    另外,以前发送过的,也请再发送一次。谢谢!

    急盼来信! 

     

     

  • 享受待遇 - [扯淡]2008-08-30

    经常看到新浪上的博文被删的现象,于是常常BS 那帮博友,并怂恿他们到Blogbus上开博言欢

    不料,今日在Blogbus上也享受到了新浪博友的待遇

    我只能说,这个世界真的很神奇

    也许是到了该说

    再见

     

  • 对不起,雨师。未能及时响应你的号召,去打一场图林保卫战

    未去打保卫战,只是因为,铁冰兄打的是“逻辑”战。以前曾耳闻辩论高手心得,当你无法挑出对方言论的漏洞时,就可以祭出绝招:“你的逻辑有问题”,必能一招致敌于死地而无声。再高明的文字,尤其是非公式化的语言,总能找到“逻辑”问题。也就是所谓的“言多必失”。所以,再多的辩论也只是口水。

    未去打保卫战,只是因为,我不知道要保卫谁?保卫的目的是什么?对于定理四或"定理死",我的立场早已鲜明,那就是无条件地绝对地顶!我从来没有试图去证明,因为那早已在实践中不证自明——弱势的图书馆相对更弱势的读者而言仍是大爷。如果要去证明,只能证明这定理还未得到图书馆员的认同而已,对读者而言,本身根本就不是问题。如果真要让我去打图林保卫战的话,我很可能既不是共军,也不是国军,而是地地道道貌岸然的伪军!

    未去打保卫战,只是因为,铁冰兄的铁和冰,打的不是地方,还自以为打中了图书馆学的“七寸”。殊不知,定理四本身就是用来打击图书馆学"七寸"的烧火棍。窝里相斗,乐坏了被打之人。要说骂声,铁冰兄可能不知道五月的“泼妇”骂得更毒、更甚,图林也没有什么大的吭声。其实图林只是一小撮,一小撮最热心的图书馆人,为着心中的理想而孤独前行。骂声的解读只是“爱我图林”的心声。

    对不起,雨师。图林有风声,有雨声,就是没有什么战争。

    更何况我还是伪军。

     


     

  • 2008718星期五,回家

    早晨一起床,打开电脑,看到了昨天祝贺赵老师生日的视频,是金老师拍的,放到了博客上,十分有趣、百感交集、万分感动。

    上午利用空余时间参观烟台市图书馆。烟台市馆建于1997年,占地2万平方,建设面积22000平方米,是一幢地下2层、地面10层楼的建筑,依水傍海,景色优美,但似乎地段稍偏。我们在大门口合了影,然后从顶层一路往下,最后在接待室休息,烟台陈馆长作了简单地介绍,并对有些问题征求我们的意见,如服务台,还是一种全封闭形式,且正档住了外借书库。我建议撤消卡片目录柜(因为已经不再更新卡片),利用这个地方放置简单的服务台,增加检索电脑和导读台,然后拆除现在的服务台。陈馆长表示可以考虑。

     

     

    (组座在烟台馆还不忘上网看看“大旗底下” 博客

    老师是3点的飞机,我和金老师是4点多的飞机,杨老师是近7点的飞机,胡京波老师晚上的火车回北京。我们三人要先同车前往机场,与杨老师和胡老师分别。先是握手,好象不能表达不舍之情,最后不由自主就拥抱在一起,什么也没有说,什么也不用说,志愿者战友的情谊无法用言语表达。

    飞机延误,三人在机场又聊起了大天,并电话告诉杨玉麟老师:他搭乘的飞机也延误,他有两种选择,一是可放心地吃晚饭,晚一点到机场;二是现在出发到机场,我们继续志愿者第三组会议。他居然选择了第二方案。可惜的是,当他到达机场时,我和金老师已经被通知要登机而过了安检,没有见上面。但也好,赵老师多了伴。

    三个航班一再延误,还是赵老师的航班先起飞。我与金老师两人在飞机上呆了四个多小时后,飞机才起飞,到达虹桥机场已是2330,顺便把金老师送回家,回到苏州已经是19日的凌晨2点。心中还在惦念:不知杨玉麟老师现在怎么样了?心中默默为他祝福:一路平安、一切顺利!

     

    后记:191655接到杨老师的短信:“诸位战友:经过整整十个小时的延误,本组座于今晨七点前到家,至此,经历磨难的志愿者第三小组所有成员都终于回家了。再次谢谢大家。”看来,我们的杨组长已经睡醒了。收到这个短信,恍如又听到了每天早晨“开工喽”的号子。

     

  • 睡了一夜一天之后,终于基本睡足。翻了昨天的照片,选一张贴上。略加说明:

    (一)

    赵庆禹老师乘坐的是前往长春的航班;

    邱冠华馆长和我乘坐的是前往上海的航班;

    杨玉麟老师乘坐的是前往西安的航班。

    (二) 

    (7月18日)14:00左右,赵、邱和我到达机场。

    因飞机延误,三人在机场的咖啡厅喝咖啡候机。由邱馆请客(一杯咖啡50大元,真够狠)

     (7月18日)17:00左右,通知上海航班开始登机,邱馆和我进入安检候机。

    5分钟后,接杨老师电话,他也赶到了机场,找到了赵老师。

    但他们还不知何时有班机,故小组会议未能续开,为憾!

    (三) 

    (7月18日)17:30左右,我们登上飞机。关了手机。

    但飞机起飞不了,据说是空中交通管制。

    开了手机,电话杨老师。后来终于搞清楚:

    赵老师的班机是从西安飞烟台;

    然后从烟台飞长春;

    然后从长春回飞烟台;

    最后从烟台飞西安。杨老师乘坐的是这个航班。

    目前,从西安到烟台的飞机还未有着落。

    (四) 

    (7月18日)18:30左右,我们还在烟台机场;赵老师开始登机了。

    (7月18日)19:30左右,我们还在烟台机场;开始吃“猫食”,要了二份(幸亏多要了一份,否则撑不住)

    (7月18日)20:30,我们还在机场;有乘客造反,下机。我们未下机。

    (7月18日)21:30,我们继续在烟台机场;

    (7月18日)22:00左右,终于重新登机,准备飞行。电告杨老师,已关机。

    (7月18日)23:30左右,拿到行李,出了机场。

    (五) 

    (7月19日)0:10左右,搭邱馆的便车回到了家,他们为了送我特地绕了一圈后,继续回苏州(再次感谢!)。

    之前5分钟左右,接杨老师的电话,告知他被安排去市区的宾馆住了2小时,现在正返回机场。

    (7月19日)8:30左右,手机响起,被吵醒,胡说了几句后,看到8:02左右的正在烟台开往北京火车上胡京波老师的慰问短信。

    (7月19日)11:00左右,家人外出回来,我还在睡。

    中午简单吃了点后,继续睡。

    下午,睡。

    傍晚,睡。

    (7月19日)20:00左右,终于睡足,醒来了。

    (六) 

    看到有一条短信,是组座发来的,未经其同意,贴在这里,以志纪念:

    16:55

          诸位战友:经过整整十个小时的延误,本组座于今晨七点前到家,至此,经历磨难的志愿者第三小组成员都终于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