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备课 - [闲言]2009-07-15

    备课,勿扰。

  • 救火 - [闲言]2009-07-15

    昨晚九点多,看到槐师在Gtalk上留言,说”汤秘病了”。汤秘是本次重庆志愿者活动,既代表中图学会,又以专家身份主讲“基层图书馆的宣传推荐”一章的。

    今天听说的,记录在案:

    槐师昨天晚上10点多与李国新打电话,作方案B——寻找救火队员。

    晚上11:30,正在郑州讲学的尤敬党接到李的电话,于是在晚上12:00立刻上网订机票。早上8:30机票送到时,尤正在台上讲学涅。12点讲完后,尤勿勿扒了几口饭,直抵机场飞达重庆。

    另悉汤秘的热度还未退,在此祝她早日康复!

  • 《十二怒汉》 - [闲言]2008-09-04

    Tag:电影

    一部电影,一打男人。一旦开始,无法停止。

     

     

  • 晒书一本 - [闲言]2008-04-15

    Tag:新书

    今天索得图书一部,并求得两位主编亲笔签名,晒一下,让某些人羡慕死。

    覆盖全社会的公共图书馆服务体系:模式、技术支撑与方案/邱冠华,于良芝,许晓霞. 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8.4.  ISBN 978--7-5013-3610-4: 60.00

     

  • 鄙视把QQ群用作学术交流(by 5

     

    曾经因为QQ群,结交了很多好朋友,茶余饭后,聊个天,讨论个问题,争论的不亦乐乎。那个打字的速度练得也可以直播会议了。

    后来越来越觉得QQ群太不2了。

    一则它有人数限制,过了100人,就得交钱,即使交了钱,到了200人,就封顶了。这种花了钱还不让人爽的玩意,让人鄙视。

    二则群里的聊天记录,如果不像Sogg那样设个机器人挂着,就无法保全;即使用那个QQ群记录保存功能,还只存七天的;当然花了钱可以长一点,可也只有1个月。这种花了钱还不让人爽的玩意,让人鄙视。

    三则翻看群记录,特别费劲,有时还莫名其妙链不上,还只能用IE不能用火狐狸。不知道它们是与MS达成了联盟,还是技术不过关?

    四是加个人T个人,还特别费劲。。。

     

    如果说,QQ群只是用作内部的共享,吹牛,扯淡,那也就算了。可是竟然还有人把它当作2.0工具,用作大众间的学术交流,就令人有些啼笑是非了。

    学术交流乃天下公器也,岂是几个小QQ群所能承载的?

    大旗底下QQ群,当年是由钱涂无量一手建立,本意是用作10来人课题申请讨论之用的。

    Lib2.07会议前后,加入者日众,成为好友们聚集之地,不过控制较严,都知道每个马甲后面的真实姓名。再后来,加入者日众,也没有精力去打理了,任其自由发展。很快人数到达第一个限顶:100人了。

    K自掏腰包,成了冤大头,为群充了值,扩大到了170人。

    再后来,不少博主都提及该群,口授耳传的越来越多,加入的人也越来越多。

    前一个多星期已经到达第二个限顶了。还是有不少人申请加入。

    可是即使充值又能怎样?因为200人是最后的底线。其实即使底线是1000人,10000人又能如何?

    我对大旗底下QQ群的感情是复杂的。一开始是惊喜的,因为交流起来特别方便,朋友们天南海北的,每天都可碰个面,就象传销一样,还鼓动了不少博主加入。后来是倾心投入的,花了大量时间在里面泡着,特别是经常欣赏到大家的坦诚和灵光。再后来就是失望了,因为有不少人是潜水者,也不知道是来干什么的,就是不吭声啊不吭声,只知索取不知奉献的。现在是冷漠了,QQ都懒得开了,更不会去看聊天的记录了。

    现在,有很多2.0的工具,可以进行群体间的学术交流,没有人数限制,也不用交钱,聊起天来也很方便。如饭否、叽歪、踢他什么的,还有那些WikiNing社区什么的。功能丰富,记录完善。

    也许,是该到解散QQ群的时候了。。。。。。

  • 无奖问答:图书馆员手中拿的是什么“武器”?(by 小5)

     

    在图书馆的阅览桌上,总会遗留下一些读者们战斗过的“痕迹”。所以每天一大早,图书馆员们(或外包的保洁人员)总是要打扫一番,以崭新的面貌,来迎接读者的来临。 下面请听题:

    1)请问图书馆员们用什么“武器”来擦拭阅览桌?

        (A)抹布;

        (B)拖把;(请跳至第(3)题)

        (C)空手道。(请跳至第(4)题)

    2)图书馆员所用的“武器”是:

        (A)类似Y枝的读书博客(全是干货);

        (B)类似万二的以前博客(全是水货)。

        (请跳至第(4)题)

    3)图书馆员所用的“武器”是:

        (A)先与水门汀作战,再与阅览桌作战;

        (B)先与阅览桌作战,再战水门汀;

        (C)用情唯一,只与阅览桌作战,但是读者功力低浅瞧不出来;

        (D)用情唯一,只与阅览桌作战,但是读者一看就看出来了。

    4)开放题:瞧着图书馆员手中的“武器”,读者心中早已澎湃起伏,涟漪阵阵,想的是: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灌水高手。。。 - [闲言]2007-11-10

    Tag:

    曾经是灌水高手,有儿时照片为证

    长大后,仍时时不忘灌水之本领。即使读个报纸看个杂志,也要坐在近水之处

    那怕开个坦克,也要往桥上走,因为那儿离水最近。

    就是出去散个步,也要带足三瓶水,以便及时灌。

    灌水伤人亦误己,最后只好自个给自个灌水

    最后一张图片虽然艳了一点,但请注意观看那四个字,便是对“致歉”的回应。

    好在当年偷学了“龟息功”,暂且试用一把,等君酒醒亦把俺唤醒。